说起外来物种入侵,多数人认为离自己特别遥远,如果硬是要想下去,可能威胁庄稼的田里的种子,河里的鱼,是离着自己最近的。而事实上,走出家门,火遍全国地摊夜市的小龙虾,时不时就能看到被售卖的福寿螺,还有最近两年刚出现的草地贪夜蛾,都是外来入侵物种的代表。

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《2019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》显示,全国已经发现的外来入侵物种有660多种。其中71种被列入了《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》,67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调查结果显示,已经有215种外来入侵物种入侵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并且外来入侵物种从以往的每10年一种发展到了现在的每2到3年就会有一种的程度。

像是从2019年就入侵我国的草地贪夜蛾,目前已经扩散到了全国的25个省份中,如果没有做提前预防,没有及时喷药,或者防治不到位的玉米田里,可以说100%会受到草地贪夜蛾的危害。

在养殖水域里的外来物种危害同样是惊人的,像是雀鳝等外来鱼类,如果混入了养殖池,不仅仅是饲料消耗上,连同本来养殖的鱼苗都会成为它的口中餐,如果雀鳝在养殖池内形成繁衍的态势,还会造成养殖水域的绝产。福寿螺的危害更为直接,水稻会直接减产7%到15%,严重时候会过半减产甚至绝收。同时,它们自身又是一些微生物、寄生虫的中间宿主,对人体健康造成极大威胁。

由于外来物种在新的环境中缺少天敌,往往肆意生长,很短时间就会在当地成为优势物种,并破坏当地的生物多样性以及生态安全。拿小龙虾为例,全国人民都拿它当成美味,可对于贵州威宁草海国家自然保护区,小龙虾竟然成了保护治理的难题。在这里,小龙虾有肉就不吃素,五菜就吃烂泥,一切通吃让保护区管理者大伤脑筋。小龙虾打洞,吃鱼吃虾吃水草,为了吃掉个头比自己大的鱼,多只小龙虾在这里能够协同配合……

那这些外来物种是怎么来到中国的呢?总的来看有三个途径。

自然入侵,是通过风、气流、水流、昆虫、鸟类传代等方式,通过植物种子、动物幼虫或者卵、微生物等的自然迁徙带来的。这一类的代表主要有紫茎泽兰、微甘菊、美洲斑潜蝇、草地贪夜蛾等。

无意引进,是最经常发生的,占比最大的途径。在开展涉外活动时候,无意识的携带和传入外来物种,或者在检查中,因为掌握的知识有盲区、不丰富,导致没有识别出来。在目前所知的外来入侵的植物害虫里,除了少数几种是从边境自然传入的,攫夺大叔都是无意引进的。

有意引进。世界各地出于农业发展需要,会有意识的引进外国的品种,进行杂交。不过在引进过程中,尤其缺乏全面的风险评估制度,也在这个过程中引进了有害生物,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水花生、福寿螺了,它们的入侵改变了原有物种的生存环境以及固有的食物链,在缺乏天敌的情况下,泛滥成灾。

鉴于外来物种传播快,分布广,影响大,在抵御外来物种入侵方面,要普及防治方法,强化口岸检疫,作为普通人的我们也要树立起牢固的生物安全思想防线。